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1.12 无名英雄Rick
看了日饭一个卡萨布兰卡repo
好像小池老师给Rick的设定比电影版还要在深入一点 除了我们已经知道的 小池老师设计的 Rick曾经支持过西班牙独立战争 给武装力量提供军火
在电影里 Razuro去找Rick要买通行证的时候 曾经说过一句话 说 我们也算同一路人 你也曾经给西班牙内战的独立力量提供过军火 但是Rick说 我只是个眼光不怎么好的商人 没能看准会胜利的那一方
大概这个意思吧

包括Rick说 不要说一百万 两百万我也不会卖(通行证)那里
包括Rick见证尤加特被捕 但是冷眼旁观
包括Rick最终还是保护了被盖世太保追杀的Razuro

虽然这个人自己说 他是个商人 唯利是图的商人 但是有很多地方显现出他的人情味
让保加利亚年轻夫妇在俄罗斯轮盘赌上赢钱 最终答应把Rick's cafe转手给蓝鹦鹉 但是唯一的要求是不许裁掉sam 还要给他25%的股份 等等
当然 这也侧面说明了Rick确实是在赌桌上出了老千谋人家钱==+

不过呢 日饭说 有个细节 这两天观剧的时候看得越来越明显
Razuro第一次和伊尔莎来到Rick's cafe的时候 店里所有的店员都显现出十分欣慰和喜悦的表情 兰乃扮演的Fatima还和misato扮演的saasha还有一个握拳的动作
大家早就知道Razuro来到卡萨布兰卡啦 也很期待他的现身

其实 Rick's cafe根本就是打着娱乐棋牌的幌子进行反纳粹斗争的桥头堡(啊 我觉得好像沙家浜的阿庆嫂==+)
店里所有的店员 全部都是潜伏的反纳粹分子
那么 身为老板的Rick 当然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八面玲珑的地下党头子
Rick's cafe的每一个人事先都知道Razuro已经来到卡萨布兰卡 只是没想到他会在那一天晚上走进这间酒吧
Rick心里有数 在卡萨布兰卡来来往往的各路人马 不在这间酒吧打个照面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反纳粹运动领导人来到了本地
其实 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位同志的到来

我可不可以认为 Rick之所以对于尤加特的被捕冷眼旁观 就是打算要把这两张通行证给Razuro?
他就是这么打算的
那么在面对Razuro的请求时 为什么他又不给了呢
因为有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了 伊尔莎

当理性和感性发生冲突的时候 Rick还是陷进去了
伊尔莎拨动了他的心弦 让他一直以来隐藏在冷漠玩世不恭的商人身份下的那颗心颤抖起来

有人从卡萨布兰卡飞到新世界获得新生
有人在卡萨布兰卡无尽头的等待中死于绝望
也有人选择封闭心灵 以一种冷漠的状态生存下去

Rick属于第三种 作为一个隐藏的反纳粹运动分子 他身上所背负的不只是个人的情感 还有这个店里 同样理想的伙伴们的生命与信仰
加上情感受挫 Rick索性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对女人从不投入真实的情感

“昨晚你到哪里去了?”
“这么古早的事情我不记得。”
“今晚你来吗?”
“这么遥远的事情我没计划。”

大概 这就是他保护自己不再受伤害的方式吧。
经营Rick's cafe 为反纳粹运动提供一个安全的活动据点 过去的这段漫长时间 这是他生活的意义

直到伊尔莎出现 动摇了他的信念 他赖以生存的精神基础 撕掉了他保护自己的那件隐身衣
现在想想 伊尔莎才是那个很自私的人
想爱的时候 任世界崩溃了也要舐尽刀锋上最后一点蜜汁
可是一旦旧爱出现 那个曾经抚慰过她心灵的人就可以弃之如敝履
我不知道巴黎火车站的那场大雨过后 Rick有没有生病 反正我是结结实实伤透了心
可是当她知道Rick手里有通行证之后 又企图燃起旧情 得到通行证

Rick手里的通行证本来就是给Razuro准备的 但是偏偏看到了伊尔莎 他的回忆 他的悔恨全部都复苏了
他不是不想给他们 他是不甘心 他想要一个答案
伊尔莎那天晚上在酒吧关门后找到Rick了 她唤起他的回忆 给他温存 甚至拿枪指着他的头 不能说全部都是为了通行证 也许也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情在吧 但是更多的是愧疚 她也无法放下心理的包袱 因为曾经抛弃了Rick 她深夜造访 可能想要解释一点什么 但是Rick依然装作坚强 不想听 不想回忆过去 伊尔莎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用上了枪

她不知道 其实Rick只想要一个解释 他看见Razuro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了 自己不能再把伊尔莎带回身边
后来 伊尔莎走了 Rick望着那扇门久久没有转过身来 气氛凝固了很久
我觉得我要是在剧场估计会跟这位饭有相同的感受:
好想 从后面抱住Rick。

好想告诉Rick 你这样的人 应该获得更多的爱 但是YUHI的背影 往往散发出的就是那种“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这种气场
没办法 有人天生苦命脸(摇头)

最后在机场 Rick终于释怀了 Rick还是把通行证交给了Razuro

伊尔莎:那我们的事情……?
Rick:我们曾拥有巴黎。昨夜那个回忆已经全部苏醒。

依靠回忆而活着的男人啊……
小池老师很故意的把剧中的时间都写得很清楚 其实电影的时间都没说

小池设计 Razuro和伊尔莎离开卡萨布兰卡飞往葡萄牙那天是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四日 去到美国的话 转机两天左右
好巧不巧 十二月六号就是珍珠港事件。
小池老师在诱导我们Razuro事先知道日本要偷袭珍珠港 于是飞往美国是去应对事态的
我看的日饭大多对这段语焉不详 估计珍珠港事件这个大家不愿意说也不知道多少

这部戏最后Rick没去美国 Razuro和伊尔莎去了
Rick地下工作者的身份也暴露了(爆) 酒吧也已经转手 他后来怎么样了呢?
我猜 他大概带着酒吧转手后的那笔钱 干起了老本行吧?倒卖军火去了。

于是 Razuro成为了世人皆知的反纳粹运动领导人领袖
某人成了无名英雄 如果这段情节真有其事的话 我可不可以认为 全世界范围内反纳粹运动的胜利 其实是用一个男人用自己的自尊心和爱情换来的?

不晓得。
不过这种戏码偏偏就很合适YUHI啊(笑)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goldencombi.blog106.fc2.com/tb.php/932-f1715b5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