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9.30 有意思
偶然看到樱木星子网站的这个投票~今天已经截止了
结果十分耐人寻味啊……

问题是:对于即将迈向一百周年的宝塚,你有什么希望?
结果看这里

我只能笑而不语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论宝塚歌剧的东方精神内核

宝塚歌剧团最近常与台湾歌仔戏和浙江越剧被放在一起比较,一般来说,两岸三地的爱好者们都比较倾向于认定歌仔戏和浙江越剧是比较传统的东方的,而宝塚就是现代派的,西洋化的代表。从宝塚的演出形势来看,它的确是十分现代和西化的,但是细细琢磨会发现,宝塚歌剧的“形”确实是西化了,但是它在审美的取向上还是以东方精神为主的。
宝塚从剧目的类别上来看,近些年传统剧目确实有越来越少的趋势,宝塚成立的1913年,全年演出数据看下来,日本传统剧目占到了75%以上,而到了2009年,这个数据只有不到20%,而且大剧场已经极少上演大制作的两幕传统戏,这少数的传统戏还是放在比较小的其他非专有剧场演出的。由此可见,传统戏确实已经在宝塚成为边缘作品。
传统戏在宝塚的边缘化缘起1930年代,白井铁造旅欧归来之后就将当时巴黎正当流行的轻歌剧植入了宝塚歌剧团,创作了日本历史上的第一部轻歌剧《MON PARI》。由于大受好评,因此这种欢快明亮华丽的歌舞秀很快就大热流行起来。虽然宝塚成立之初,小林一三就为其定下了“以歌舞伎为基础,引进西洋歌剧和舞蹈,创立全新的国民歌剧”的路线,但是真正的“和洋折衷”还是从这个时候才真正落到了实处。但是根据当年的报纸报道来看,轻歌剧在日本西边的流行并没有成为一个长久的趋势,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仅仅凭一次旅欧归来的经历,想要照搬欧洲的轻歌剧到日本来,本来就不太靠谱,加之只有无情节的歌舞戏码,观众也很容易就产生了厌倦的情绪,于是我们还是可以认为,在那段时间,宝塚的西洋化仍不那么彻底。真正的改变发生于一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由于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狂飙突进,日本开始越来越多的参与世界性的战争,这时候西洋文化就以一种更加主动的姿态涌入了日本人的眼界,而非之前白井铁造等人那样借了个皮毛。尤其是二战期间,日本政府下令全国的演出团体不许上演传统剧目,而要求他们创作新的现代戏,鼓吹军国主义思想,以期达到为普通民众洗脑的功效。那段时间,宝塚歌剧团被征为政府的宣传工具,排演了很多军国主义思想浓厚的戏码,如宣扬日本军队占领武汉之丰功伟绩的《胜利之翼》等等。在那段时间的宝塚,传统剧目几乎销声匿迹,直到二战结束,日本投降,这一纸不许演出传统剧目的禁令才作古。但是好景不长,战败的日本国内开始出现了强烈的亲美倾向。在麦克阿瑟为首的盟军最高指挥部统领日本国内一切事务的同时,日本的民众也在心理上越来越靠近美国,即使政府不再限制传统剧目的上演,人们的兴趣点和关注还是转移到了现代戏上。民间艺人们弹着弗拉门戈吉他唱浪曲竟然成为一种时髦。宝塚当然也没有置身于这股潮流之外。战后宝塚的西洋题材戏出现井喷,《卡门》、《仲夏夜之梦》、《罗密欧与朱丽叶》《喀秋莎的故事》《西区故事》等等纷纷上演。1967年同样作为大型的演出团体,宝塚从美国的百老汇引进了第一部版权音乐剧《俄克拉荷马》,这时宝塚的西洋化才开始有了一些更深层次的动向。较之之前的《MON PARI》和宝塚自己创作的一些西洋题材戏,《俄克拉荷马》明显在精神内核上更加接近西方的审美品位。从那时候开始宝塚便踏上了“从日本的宝塚到世界的宝塚”之路,那么宝塚演出题材的西洋化也就蓬勃地发展起来。时至今日,宝塚已经被认为是现今存世的,最接近于经典百老汇表演模式的演出团体,其热情奔放的演出已经完全不复日本传统含蓄枯寂的审美心理。
如今当我们迈进宝塚大剧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新鲜而富有活力的现代之风。那些世界顶级的先进声光电设备,绚烂豪华的舞台布景还有让人目眩神迷的演出服装已经让我们完全的迷惑了,不知道眼前的景象究竟是里约热内卢,马里,巴黎还是纽约。演员们的表演也已经完全脱离了东方戏剧的特点,收放自如,洒脱自然。如今我们在宝塚的舞台上能看到来自世界各国风情的表演,不同于之前的观众们仅仅对于《MON PARI》这种戏码有着一种看稀奇似的好奇,现在的观众看宝塚戏早已经脱离了欣赏异国情调这种目的,她们开始能够忽略掉故故事发生的背景,而去关注故事的内涵。而早在《MON PARI》的年代,我们能看到当时报纸上的评论是:(剧中的)西洋人仅仅是像活动背景一样在舞台上走来走去。那时候在宝塚观众的眼里,大概西洋人就跟外星人一样,是一种遥远又新奇的实物。1930年代开始宝塚演员开始在化妆方法上做了比较大的改变,这之前的宝塚演员在化妆上更接近歌舞伎演员,通常不论男役还是娘役都把眉毛画得又细又平,眼睛也是浮世绘那样的狭长的形状,而在底妆上,也根本不强调面部轮廓和肌肉纹理及骨骼的阴影,直接用无差别的白色粉膏涂抹整个面部,甚至包括脖子和后颈,唇部几乎不上色。这一种化妆的方式就是极其日本化的,我们知道,东方人的面部轮廓本身就没有西方人那么鲜明而立体,五官也不深刻,而在我们的传统审美理念中,乐山大佛和浮世绘那样圆润的脸型,细长的眼睛,才是正宗的东方之美。而事到如今,我们再去看宝塚演员现在的外貌特征就会发现,她们在这九十多年的历史中改变了多少。现在的宝塚演员,最具有标志性特征的就是一头耀眼的金发,因为长期扮演西洋人的缘故,几乎所有宝塚演员都把头发染成了金色。其次,现在的演员身高比之前的演员身高长了许多,在战后那段时间,大概一米六左右的演员就可以扮演男性,而到现在,我们的男役们平均身高已经突破了一米七的大关。这固然是日本人战后身体素质提升的一个结果,但是我们也可以把它理解为,扮演身材高大的西洋人确实需要更加高大的演员。而在化妆上,这种变化则更为明显,1930年代伊始,宝塚演员开始学习西洋戏剧演员的化妆方式,画出凌厉粗的眉毛,用眼线强调眼睛的轮廓,用夸张的蓝色眼影画出西洋人那样深陷的眼窝,用鲜红的口红涂抹嘴唇,并且在鼻翼两侧和咬肌腮部用修容粉打上非常自然的阴影,使得她们的鼻梁更加直,更加挺,面部显得更加立体,轮廓更加鲜明,更接近于西洋人的外貌特征。而在演出上,宝塚演员的技艺幅度也更加的广了,从传统的日本舞蹈到热情的弗拉门戈,诱惑的探戈伦巴,欢快的查尔斯顿到古典的芭蕾甚至中国的武术,宝塚演员真正的迈向了国际化。特别是宝塚现在作为巨大卖点的男役美学,更是将西洋的绅士文化发挥到了极致。笔挺的燕尾,帅气的舞蹈,温文尔雅的举止,让即便是身处在日本的女性观众们也能沉溺在虚幻的西洋绅士情怀中不能自拔。
我于是十分赞同日本三井住友银行社长栗山道义所言:宝塚歌剧团跟欧美地道的歌舞剧比起来,已经不差毫厘。但是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宝塚从内核上来讲已经被完全西化了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当作是一个西洋文化的复制品来关照呢?我觉得不是,因为从根本上来说,宝塚还是东方的,从审美心理上来说,它依然是东方的。
从最表层的来看,首先能把宝塚和东方戏剧联系在一起的是一个叫做“行当”的词。我们中国戏曲中把不同类型的角色称为“行当”,分类比较细,生旦净末丑之下还有小生,武生,老生,青衣,花旦,闺门旦,花衫,刀马旦,老旦……等等非常细致的分法。不同的行当有自己独特的表演程式。一般我们把这种具有间离性的表演模式当作是东方戏剧所独有的特点,它不同于西方戏剧演员直接进入角色的表演方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在斯坦尼体系和布莱希特体系之外的第三种表演体系叫做梅兰芳体系。宝塚的演员也分行当的,不过分得比较粗,只有男女两种,称为男役和娘役。但是这种比较粗的分类方法并没有使得宝塚的舞台上人物扁平或者表现力不够。因为每一个男役,每一个娘役都需要钻研多种类型人物的表演方法。借用我们中国戏曲的行当来说,一个男役她既可能是小生,也能做武生,老生也有模有样。这对于她们的表演技能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了。那么宝塚的男役在扮演男性的时候也有固定的程式吗?她们也是先进入行当,再进入角色的吗?
毋庸置疑,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是”。但是如果要问那么这个程式具体是什么,我大概不能很快的回答出来。因为宝塚男役的程式没有一个全团统一的,既定的标准。这个表演的程式,至今仍在被无数的男役们,娘役们在探索着,在完善着,在推进着。我们常常在很多访谈和采访中听到男役们谈及自己的男性塑造心得,比如走路的步幅大概是所少厘米;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的时候把大拇指露在外面会比较帅;吻戏和点烟的时候,头偏到多少度能展示脸部线条最漂亮的一面;有哪些个动作会让女性观众们觉得非常性感(比如抛媚眼和捋起衣袖)等等。而娘役们,在站立和行走的时候,要注意肩膀放平,微微收腹,手放在靠近耳垂的地方会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美丽温柔等等。但是每当面对角色的不同,她们又会创造出新的程式,比如演出轻佻浪荡的角色,在行走时可能肩部的摆动幅度就要更大,在演出老年角色的时候,膝盖需要微微弯曲,颈部牵伸,步幅变小,脚跟不离地地擦地行走等等。根据角色的不同,她们拥有自己不同的应对方法。那么宝塚有没有所有人共性的程式呢,当然也有,不然她们为什么要分做男役和娘役呢?这两个行当毕竟还有着本质上的,明显的区别。包括化妆方式,行走方式,坐的方式,还有最重要的,在身型上男役们必须隐藏起自己的女性特征,穿上叫做“身型辅正”的一种东西,使得她们看起来更加魁梧,曲线更加不明显,有别于身边的娘役们等。而最明显的是在舞蹈场面中,即便是同样的动作,男役和娘役做出来也会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她们既共享着通行的程式,也都有个人独到的程式,这些程式是在无数次的舞台实践中创作并且定型、保留下来的。那么宝塚的演员们需要在进入角色之前先进入行当吗,这也是一定的。不管这个角色有着怎样的故事,怎样的役名,它首先要被分为男性角色和女性角色。而当这个演员表演的时候,她首先要把自己变成男性或者女性。因为作为一个女性去扮演男性,她首先就要隐藏起自己的性别。
这是从微观上来讲,每一个宝塚演员都必须先进入行当,再进入角色,这一点绝对是东方的,而不是西方的,从宏观上来讲,宝塚歌剧所有剧目的构成都是东方式审美心理的体现。我们现在常常诟病宝塚不够东方,因为它已经被西方音乐剧所占领了,特别是近年来多个著名音乐剧剧目的引进让我们觉得宝塚就是另一个百老汇。但是我们忽略了宝塚在剧目演出上一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不管任何剧目,原创的也好,引进的也好,传统剧目也好,现代剧目也好,宝塚都会给它加上一个叫做“盛装游行”的环节。我们看西方音乐剧,剧情结束之后往往直接就是大幕拉起,全部演员谢幕。但是在宝塚这里,不管之前演出的剧目是什么情节,不论悲喜剧,情节结束之后,定有一段热闹的康康舞,二番手男役独唱主题曲,然后是男役群舞,主演男役和主演娘役的双人舞,然后大家换上剧中最华丽的衣裳,或者干脆穿一套之前根本没在剧中出现过的华丽衣服,缀满亮片水晶等等,然后背上直径超过两米五的超大扇形羽毛尾巴,手持亮晶晶的摇铃,从那个著名的二十六级大台阶上满面笑容的唱着主题歌走下来。
其实这一段与之前的戏情节上没有任何关联,它甚至是破坏这种好不容易苦心营造出的共鸣感的。也许之前的戏本身是个非常非常凄惨的悲剧,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丧钟为谁而鸣》之类,观众们看到剧情结束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完全沉浸在悲剧的气氛中久久不能自拔,结果忽然舞台上灯光大作,置于剧场顶部的灯球欢快的旋转起来,乐队奏响节奏明快的爵士乐或者催人奋进的进行曲。那一瞬间,作为观众你就已经出戏了。而台上的她们,早已经换好衣服准备给你表演那个令人振奋的部分,叫做“final”。这一个部分是世界上其他任何演出团体所不具备的。我们常说,东方戏剧在精神上是一点也不“悲”的,不管怎么凄惨的故事,最后总归要有个令人慰藉的结局,比如窦娥的血溅白绫,六月飞雪,坟前开花之类。东方戏剧的观众见不得奸人得逞,好人受委屈,所以这一种剧本创作上的程式也就应运而生了。而在宝塚这里,这个程式并没有被放在剧情之内,而是作为演出程式的一部分被固定下来。我觉得这样非常好,既没有让剧作情节显得老套,更不会破坏剧作本身的完整性,影响观众观看时候的心理体验。那么这种演出上的程式能否达到慰藉观众心灵的作用呢,我以亲身经历来回答,这是完全可以的。当我们带着剧情中流下的眼泪看完盛装有形的部分,那种庆幸悲剧不是真的的心情会更加强烈,情感上被治愈的快感会更加明显。最主要,final部分的宝塚演员们已经脱离了“角色”,而完全是在以“行当”的身份在展示她们的人体性技艺,比如歌唱,舞蹈,等等。这种在戏剧情景中的一出一进给观众们带来的是双重的愉悦体验,双重的心灵慰藉,双重的视觉享受,双重的审美快感。
虽然在题材上,宝塚已经完全的偏向了西洋化的路线,但是在审美取向上它还是完全遵循着东方戏剧的特征。西洋化的“形”,东方美的“心”,宝塚的精神内核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东方的。
2010/09/28

専科・宙組 退団者のお知らせ


星原奶奶是定年吧TAT
专科的前辈们都选择根宙组一起走我觉得很温暖……TAT
但是千铃和风海这是为啊ORZZZZ 年纪轻轻的……但愿是寿吧

『誰がために鐘は鳴る』配役出

电影看了半个小时几乎睡着于是这里面谁是谁根本没搞清楚(死)
新公会是谁呢 好介意~~
银酱不出DVD==+
虽然你不这么干我也会买退团BOX的 但是这一招真是ORZZ 太损了
银酱到今天为止了
宙组银酱各位辛苦了 刚刚千秋的瑞星组各位也辛苦了
战地钟声集合日是后天(真是太过分了) 大家一定保重身体

这段时间 我也在 银酱这部戏的深刻究竟在哪里
上一次我看的时候 我想这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写实派戏剧 它的魅力就是它本身
但是现在我深刻的觉得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小夏 我们都在面临着在阿银和安次之间的选择

我们还相信梦想的时候 我们爱笑爱美好 我们相信不管什么样的叵测 我们都能征服
当我们长大了 我们变得只相信能够看见的幸福

我们都是这样吗
可是我想一直一直爱着银酱 我想用我的行动去感动他 我还想和他一起找到真正的幸福
这个过程有多难我都不怕 我一定要改变他!









所以我才会这样失败啊。
也许我应该学会信命。
... 続きを読む
2010.09.24 生存确认
down
非常down

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
但是我还活着 如果有人在意的话
============================================
美女たちの蔵見学


蜜和misato视察某酒厂(爆)

code hero海报出了
花组帅~!各种帅~!但是daimon怎么还是刘伟强mode啊噗哈哈
高松市市民牧田英子近日于自宅寿终正寝 享年95岁
在她微笑的遗像面前 摆着一封从宝塚音乐学校寄来的入学志愿书
遵照她临终前的愿望 音校给她寄了这封入学志愿书
牧田女士的遗言是 来生再做宝塚star
年轻时没有实现的梦想 在她升入天堂之时终于实现了

到我95岁的时候 宝塚还在么?(爆)
2010.09.20 怀旧年代来了
我本对于有过重商业操作痕迹的文化现象都不很感冒 无奈专业课老师一再催促写一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红起来的……山楂树之恋

我没看书 我估摸着 这种纯爱小说我看不下去 我去电驴下了一个有声读物来听 并且以为这会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没有负担的接受方法 但是那个播讲的大妈(真的就是大妈)实在是让人倒尽胃口 让我想起了网络上流传颇广的朝鲜播音员视频的风范(爆)
嘛啊 考虑到这个故事的发生年代 稍微朝鲜风一点 我也表示理解
但是这着实不是一个很愉悦的听觉旅程 我个人感觉 就小说本身的行文来讲 有点鸡零狗碎的 情绪没有很连贯 当然 这有可能是因为小说根据主人公的日记改编而成
抒情的部分 渲染的部分很欠缺 但是细节的心理描写是够的
再就是 如之前我们课堂讨论过一样 这部小说很大程度上掺杂了静秋的妄想和脑补 十几岁的女生情窦初开 容易在自己的心路历程两边栽上白玫瑰和三角梅 紫罗兰与睡莲 或者牵牛花和鸢尾花————回头去看的时候觉得好美好美 但是仔细一想 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存在于同一时空嘛。
少女情怀便是这样 带着些许自欺欺人的蠢笨和天真。当然 如果读者能把这种自欺欺人也当做是文本来解读的话 那自然会有另一些风味 只是 能看到这一层的人还很少

这是一部并不怎么高明的小说 缘何受到如此多的关注呢
因为我们的壮年阶层都到了想要向后看的时刻了呀 谁不希望回忆中的日子总是阳光灿烂 晴空万里又鲜花盛开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 不是静秋创造了《山楂树之恋》 而是我们整个壮年阶层集体创作了这个梦境。
这个属于壮年阶层的童话 从本质上来讲跟韩剧是没有二致的 王子落难遭遇灰姑娘 两情相悦奸人作歹 还有无比凄美的绝症让两人生死相依
我们的中年人们不屑于看韩剧 大概是觉得太过肤浅 但是却把《山楂树之恋》捧到了一个不属于它的高度~
只因为这部小说还打着文革小说的擦边球呢 看这样的小说 人们都可以从中提炼出许多家国的感慨和人生的无常出来————即便这些替它叫好的人们 不一定都亲身经历过那段历史
我问过我的妈妈 一个真正在文革中度过青春岁月的中国人对于这部小说的看法 妈妈说 写得很真实 那时候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但是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猜 在《山楂树之恋》之前之后 大概都曾经或者将要出现很多很多类似的小说 但是为什么唯独《山楂树之恋》红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时间点的问题 跟这个作品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所谓时势造英雄
那么我们又身处在一个怎样的时势中呢?我们的王子不再纯情 富二代们都开着保时捷带着美女去街头飙车去了 我们的灰姑娘也不再处于一个悲惨的境地 她们要想红 可以上超级女声或者非诚勿扰嘛 我们的绝症……现在医学昌明 也不再可怕了嘛 我们的爱情也不再是一生一次 一次一生了。
老三这个人物形象满足了现代男性的处女情结;静秋这个人物形象满足了当代女性想嫁富二代管二代的梦想。
我们失去了纯真 便向文学的世界去寻找
我们失去了梦想 便向过去的人们追问

各位 怀旧的年代已经到了
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开始怀旧不仅仅代表着我们的社会精神已经开始衰老 更代表着社会成员对于社会现状的一种无奈和不满。
美国上世纪二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之前 文坛流行着西部冒险小说和海明威硬派小说这样的文学作品,整个社会风气的进取积极可见一斑。
反观我们现在的阅读倾向,走红的《杜拉拉升职记》、《山楂树之恋》之类 反映出来的却只是现代社会的疲态与精神匮乏。美感和现实度或许足够 但是硬派气质,开阔的眼光却十分不足。我认为这是十分危险的,再加上张艺谋团队的连番热炒,俨然把《山楂树之恋》推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位置,不管是论文学性也好,论思想深度也好我不认为它名副其实。
sorry我这人说话一向比较刻薄 我本无心说以上这些话 但是既然有人追问 我宁愿说点实话。
昨天在札幌 研十九这年的秋天的银四郎sama 两条腿穿到袴的一边裤腿里面……就这样出来了……
真叫人一个扶额ORZZZZ
但是我恳请DVD收这天可以么TvT
爱丽丝现身客席~!XDDDD

另外 战地钟声特设页有寻宝活动哦 还蛮可爱的 答对全部三道题就能获得左边这个blog推广栏w
=============================
忽然想起mizu说 在伊丽莎白初日那天下达阶段的时候 心里就有个声音在说
啊 该离开了呢。

果然 就任以后 我们的日子就是倒数着来过的呀。

战舰大空号 预定抵港时间——2011年8月7日
豪华游轮涉谷号预定离港时间——2011年8月8日

欲购船票请联系浣保会~团购无折扣 但是有限量版忘情水一杯赠送==+
什么都不必说 我一直都懂
你选择这个时间点的良苦用心

我没有什么遗憾了

明年的八月 我也要毕业了
但愿这首八月的离别曲 没有悲伤的旋律
每每提及三岛由纪夫(Mishima Yukio),人们总是关注于他的死亡美学,他的暴力倾向,他的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并且最终把这些因素当作是他最终选择切腹自杀的原因。不过如若从三岛本人的经历出发,去看他的各种离经叛道的行为,我倒觉得三岛由纪夫并非死于这些过于沉重的哲学命题,而是死于他的表演欲望。
我初次接触到三岛由纪夫这位作家,并不是经由他的作品走进他的灵魂世界,而是从那些充满着形式主义和造型感的人物肖像入手的。三岛流传于当今世上的各种肖像照比他的作品们更为引人瞩目。于是起初,我凝视着《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的生与死》这本传记的封面之时,我感觉到那是一双哀伤的,充满了倾诉欲望的双眼,而并非美或者暴烈。那双眼睛必定属于一个内心世界极其丰富极其细腻的人。

638948197133965034.jpg

这双眼睛并没有变,即便已经过去几十年,他灵魂中那种清干净且抗拒世俗念想的特质依然在兀自流淌。

01300000165486121527227031827.jpg

于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三岛并没有长大。特别是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刻,那种孩童似的天真终于挣脱了他的表演欲望,得到了解脱。无奈的是,大多数人倾向于将三岛重塑为一个暴力狂热的极端分子,最典型的就是三岛由纪夫的传记电影封面,怒目圆睁的演员暴起青筋嚎叫着迫近镜头。

T1TuxiXkMMh0Pd_i38_100836.jpg

但是实际上,除了瞬间抓拍的照片,三岛极少自觉地流露出这种充满戾气的神情。大多数情况下,他是个神情严肃,眼神坚毅的精干的人。并不像一位作家倒是真的,那种极短的头发,一丝不苟的三件套西装和昂首挺胸的姿态都在昭示着我们,这是一个非常在意自己外在形象的人。不过这种不怎么像传统意义上“作家”的装束也确实很适合他的多重身份,三岛除了是一个作家,同时还是剧作家,电影演员,运动员和电影评论员。
如果看看三岛在小说、电影和戏剧各个领域的作品,甚至我们再走得远些,看一看筱山纪信以三岛为模特所摄影的著名照片《塞巴斯蒂安殉难图》,就会发现,那种如他自己所说,那种“装扮欲”几乎是以毫不掩饰的方式在流动着。
从三岛由纪夫的创作风格来看,他的文字受到平安王朝文学作品的影响极深,文字唯美流畅,古朴雅致,形式感极强,甚至会偶尔套用古体诗词,但是在创作思想上,三岛绝对是日本作家中很新锐的一位代表人物。他的遣词造句或不能被十分严密地推敲,因为他的词与词之间的连接方式往往不是以逻辑关系来决定的,而是带了一种随性却又不随便的意识游走。
“渐渐传来的连歌词都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号子的悲恋的调子,穿过乱哄哄的祭典嘈杂声,告知人们那外表看似吵吵实为真实主题的东西。这不禁使我感到它像是在诉说悲哀——那人与永恒的极为庸俗的交媾,一种只能由虔诚的乱伦而形成的交媾的悲哀。交织在一起难以分辨的音团,不知不觉已能听清先锋锡杖的金属声、大鼓沉闷的轰鸣,抬着神轿的轿夫们杂乱的号子声。我的胸中(从这时起热烈的期待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痛苦),几乎是无法站立般地透不过气来地激动不已。手持锡杖的神官戴着狐狸假面。那神秘野兽的金色眼睛,勾魂似地死盯着我,它一过去,我感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抓着身旁家里人的衣服下摆,从眼前队伍给予我近乎恐惧的欢乐,变成拉着架势要伺机逃走。我对待人生的态度,从这时起就是这样的。最终我只能从让我过于等待的东西面前、让我过于用事前的遐想加以过分修饰的东西面前遁逃。”
(来自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这种喃喃呓语一般的大段描述性文字常常见诸于三岛的作品。每次阅读这样的文字我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的文字那么美,让人忍不住向着那言语的密丛深处走去。但是又时刻踌躇不前,不想继续走下去,因为怕走过这一路的风景便会忘掉自己是谁。三岛的文字繁复精致,同时又很模糊,他不屑于将语言叙述清楚,他追求的是一种感觉。他想要表达这种感觉,至于语言这种工具,不论怎样来用都是他三岛的一种掌心玩物。这种表达的欲望,不一定是外向的,也不一定是要求得其他人理解的,单单是这表达的过程,就能让三岛获得别人无法分享的快乐。这样的心理就跟三岛小时候沉迷于自己创造的魔术师幻象中那种狂热的兴奋是一样。
“在母亲的和服中,最为华丽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和服,被我拽了出来。腰带用油彩绘上了绯红色的蔷薇花。我将它像土耳其的高冠一样缠了起来。站在镜子前一看,那即兴而作的头巾的样子,不禁使人想起出现在"宝岛"的海盗的头巾。所以,我以一种疯狂的喜悦打自己的耳光。 但是,我的工作远远没有完,还有很多很多。我的一举一动,就连我的手指、脚趾尖都必须与产生的神秘相适合。我将小镜子夹在腰带中间,   往脸上薄薄地擦了点粉。然后,带上棒状的银色手电筒啦、施以古朴雕金的钢笔啦,总之,带上了所有明晃刺眼的东西。
  于是,我一本正经地向祖母的客厅走去。我按捺不住疯狂的滑稽、喜悦,一边说着:
"天胜,我是天胜哦!"一边在那里转着圈儿跑。”
(来自三岛由纪夫《假面的告白》)
幼年的三岛,因迷恋魔术师松旭斋天胜[日本明治至昭和期间的著名魔术师],而期望变成另一个她。在狂热的自我满足欲望之下,于家人面前表演了这一幕。毫不意外的,家人的震惊和羞愧将他从这个甜美的梦境中生硬的拉了出来。而在那一瞬间,世俗人们的眼光仿佛割开了幼年三岛苍白而稚嫩的皮肤,真真切切地让他感受到了群居人类的思想锋利度。自幼多病又在年迈祖母的抚养下长大的三岛由纪夫有着异乎常人的敏感,大概也是由于这种特质,三岛特别容易被煽动起来,也特别容易由于周遭的舆论而动摇。这使得三岛的表演欲望常常处于一种无法完全排遣的苦闷之中。每当他想要沉迷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就会有来自外部的声音打乱他的节奏,使得那个完美的虚构的梦境称为一堆毫无价值的碎片。
1970年,就在三岛切腹之前不久,他曾与文学界前辈石川淳见面,他说:“我走上舞台,期待着观众会流泪,可是相反,他们会爆发出阵阵笑声。”
这一经由他自己的口说出来的推断,在他切腹的那一天得到了证实,三岛带领着他的“盾会”来到了陆上自卫队东部方面总监部,劫持了益田将军,随后跃上二楼总监室的阳台,对着应他要求而而集结于此的千余名步兵发表了他人生最后的讲话,讲话中他抨击了日本当时现行宪法,认为自卫队竟然是在保卫着一个否定他们存在法律,而作为日本民族生存根基的军队不复存在,天皇在日本的地位也得不到承认,如此以往,日本必将在下个世纪被西方列强控制。三岛如是说。
这一番深切而充满了激情的演说却并没有如三岛所想像的那样激起在场年轻士兵的爱国热情。NHK的直播直升飞机在他的头顶喧哗着,楼下的人们并不清楚这个个子矮小的作家到底是要干什么,他们不耐烦的朝着三岛喊话:别说了!混蛋!蠢货!从那里跳下来吧!我们不同意你说的!滚蛋吧你!别再装英雄了!我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日本处于和平年代!
当三岛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大声呼喊以平息这样的喧闹之后,他问到:保卫日本!我将自己的生命牺牲于此!你们中会有人跟我一起重振奋起吗!
他等着回答,足足等了十秒钟,回答他的确实士兵们的谩骂:谁要跟你一起啊!疯子!为什么没有人去阻止他啊!
随后三岛三呼天皇万岁,走进总监室,进行了剖腹自杀。这个剖腹的过程也不似三岛在他的电影《忧国》中所虚构的那样优美而形式感十足,他最终死相非常难看,本人也很痛苦。不过若三岛泉下有知,他或许可以少感欣慰——他新出版的小说《晓寺》在那天下午就全部被民众抢购一空。可惜的是,他无法亲眼见证这一盛况了。
如果说三岛的一辈子是一出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戏剧,那么这个结局实在是糟糕得无以复加。这种糟糕的悲剧性甚至没有任何美感和悲壮可言,只是一种混乱嘈杂和窘迫难堪的交织而已。所以我猜,三岛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必定是非常羞愧和强烈自责的。
这种羞愧,不一定是由如后人多猜测的复辟军国主义国家失败所带来的,关于这一点我比较赞同莫言2009年2月13日发表于《联合时报》的文章《三岛由纪夫猜想》中所言,“我猜三岛是个内心十分软弱的人。”软弱如三岛这般,爱幻想如三岛这般,必定是在决定剖腹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为自己设计好了一出庄严巍峨的人生落幕之戏,他终于可以一聊夙愿,像塞巴斯蒂安一样,在肉体尚存青春气息和生命美感的年纪就死于一个伟大的信仰。他或许已经被这种狂热的激情冲昏了头脑,只想着把所有光辉的,美好的东西都装饰在自己身上,待到丧钟敲响之时,便在众人面前朗诵出那高贵的诗篇,接受他们的膜拜。正如幼年的三岛模仿天胜魔术师,满足是自己给的,并非依赖于旁人的喝彩,但不论结局如何,他必须得死,如果这个戏剧不以唯一的主角之殉道为结局,甚至连一出不美丽的悲剧都算不上。
三岛自己又怎会不曾注意到,其实他需要的,不是观众的回应,而是他对于自己的欺骗。莫言在这篇文章中用了很多猜想来揭示了三岛的真实面目。三岛的暴力也好,极端军国主义思想也好,甚至包括他的同性恋情结,都未必是他的本性。三岛被年迈的祖母抚养大,他时刻可以感受到衰老和死亡的气息步步逼近直至包围他的全过程,而羸弱的三岛本身,也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而性格十分阴郁,缺乏儿童的生命力。三岛在与同龄人的竞争中常常处于劣势,他通过外向的行为不能获得他人的认可,也不能获得来自于异性的关注。常此以往,三岛将这种向外表现的欲望压抑住了,当他需要赞美,需要被关注的时候,他另辟蹊径将这种欲望的发出者和满足者的身份统一于一个人身上,那就是他自己。三岛说自己热爱着战死的年轻男子的垂死之鸣,他们在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为信仰而死去。那其实是因为三岛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太可能成为一个有活力的年轻人,并且有战死的机会。从事实上来看,如果不是后期三岛进行的斯巴达式的锻炼,他极有可能在儿时就夭折。比起病怏怏地在床上结束了无生趣的一生,三岛认为,让温暖健美的年轻人死于战场显然更具有美感。但是儿时的三岛并没有很多的机会可以逃离掉这般宿命。不幸的是,勤于思考和情感世界极为丰富的三岛竟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的这种诉求并非他人所能满足,但如若忽视它的存在,那便使得这平淡的人生再加上一个贫瘠的精神世界——没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了。一个力证便是,三岛虽然时刻强调他所追求的美感便是流血、死亡和暗,但是当少年的三岛接收到入伍通知书之时,他却在军医的面前夸大了自己的羸弱和病症以一种不光彩的,也不符合武士道精神的方式逃避了兵役。当三岛在兵工厂作为工人劳动的时候,他也曾在空袭来临之时与妇孺老幼一同仓皇地逃亡防空洞,全然没有他心目中英雄们慷慨赴死的凛然气概。三岛和三岛所塑造的三岛之间隔着一个重洋,那就是演员与角色之间的距离。但是作为演员的三岛热爱着作为角色的三岛,那是一种热烈的单恋,虔诚的崇拜,作为角色的三岛却深深厌恶着作为演员的三岛,他的懦弱,他的虚伪,他的瘦弱和多病都让他深深地鄙视。作为角色的三岛想要从作为演员的三岛身边逃离,于是他为自己构筑起整个宏伟的世界,那里有俊美巍峨的青年们和他一道为了某个虽然并不明晰但是却真实存在的信仰而奋斗着,他在那个癫狂的群体中找到了归属感。这个作为角色的三岛太过迷恋这个虚构的世界,想要永远的生活在这里,想要永远的切断他与作为演员的三岛之间牵绊。作为角色的三岛只有一个解决方法,那就是杀掉作为演员的三岛,从此他便可以在那极乐世界长生不老,永远健美,永远年轻,不必目睹镜子里那个衰老的躯体,见证自己那个日渐自我觉醒的残酷过程。
三岛将这潮水般令人窒息的表演欲望全部献给了自己。最终他做到了,斩杀了自己的躯体,留于人世间一个叫做三岛由纪夫的英雄传说。
这,才是三岛由纪夫切腹的终极原因,而非激进的军国主义理想或是文学道路上的困顿,或是对于世界的认知已经穷尽,他在喜悦中迈向了下一个等待探索的领域。
正如他的半自传体小说《假面的告白》前言所说,“他人眼中看作我的演技,对我来说却体现为返归本质的要求;他人眼中显现为自然的我,却恰恰是我的演技。”这种戴着面具的自白虽然满足了叙述者透露内心真实情感的欲望,但是对于第二个人来说,这样的自白便不可信。那样戴着面具的自白,归根结底只是为了三岛的自我满足。我相信《假面的告白》中才是真实的三岛,面对自己过于期待又忽然出现的东西,他不太可能非常自如的,如他设想中的那样做出反应。但是《金阁寺》中三岛借由主人公之手毁掉了金阁寺,这就是一种表演,种被刻意安排的行为恰恰是三岛在现实中做不到的。三岛如此沉迷于这种独角戏,也是一种没有观众的戏剧,以至于在他的戏剧,在他的小说,在他的电影,甚至在他的政治见解中,这种自给自足的成为了他存在的形式。
长久以来,我们习惯于将“表演”这一语汇与“观众”存在的必要性联系在一起,我们强调了“表演”这一行为的行动型和可以被感知的特性,但是从三岛由纪夫的这种心理特质来看,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将非行动性的和不可感知的特点也纳入到“表演”的体系中去?我们目前所理解的表演是为了戏剧化的表达而存在了,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戏剧,没有观众,表演也就没有意义。只因这种单向度的表达将表演的功用都投射到了一个不确定的、也没有回应的空的空间。但是在三岛由纪夫的身上,我看到的是表演这一动作的发出者和接收者都是他一人,而表演这一动作的功用可以说影响了他的整个一生。莫言认为,要理解三岛由纪夫必须从文学出发,到文学为止,因为三岛由纪夫所做的一切都是以为了文学。然而在我看来,文学也只是三岛表演的一种手段而已,从根本上来说,文学之于三岛无异于戏剧,电影或者政治之于三岛。它们是平行的,它们都是三岛用来表演的道具。从这一点上来说,认为三岛至始至终活在虚妄之中也未尝不可。这里,表演不再是一中出于某种目的而进行的活动,而是自发的,潜意识里面自我催眠的另一种形态。表演者在以往的表演过程中,可能比较多的关注观众们的回应,并且力图在观演之间制造共鸣,即便是试图割裂共鸣的先锋戏剧,也是需要经由表演者传达某种概念或者情绪的。但是如若以这种更新的角度来看“表演”这一行为,共鸣与相互之间的理解就已经成为“表演”的先天性优势,这样的表演排斥了任何误解和模糊,是一种理想状态中的表演。同时,演员在戏剧中的地位也将不再只是一个媒介,而是戏剧的主体、客体以及载体。表演的作用,也将不仅仅限于传达某种“主义”,而更多的成为一种人们冥想的方式,就像禅宗或者瑜伽,为我们提供的是一种对于生命的终极关怀。
这样一种对“表演”的再定义是一把万能钥匙,任何类型的艺术作品和人的行为都可以用这个路径去解读,因为人的创造和本我之间始终有一条非常狭窄但是无限深刻的鸿沟。当然,那么现行的表演理论就不足以支撑这些崭新的探索了。“表演”的理论或必须与心理学、人类学、现象学、精神学、文学等发生深刻的交叉。这种全新的尝试必将为我们的理论研究开辟一块肥沃又广袤的研究土壤。
当我长久地困顿在对于观演关系的文本分析之中时,极目远眺竟还能觅得如此人迹罕至的绝景,实乃至福啊。
mizu的宝塚人生到此为止了……
不管选择怎样的道路 以后都请幸福 minako也是 sora君也是……

いろんな苦しみを越えて これからの人生をご自由に 楽しみに過ごしぐださい~
儿子你……
今天的演出把那一场要用的婚姻登记表忘带了ORZZZZZZZZZZZZ
于是我很好奇 这一场该怎么演啊ORZZZZZZZZZ

另外 今天chichi dai kacha se-ko riku ayumi姐观剧
据说kacha和riku还有se-ko的笑声超大的 哇FUFUFUFUFUFU(爆)
第一幕结束的时候kacha还哭了TAT 好孩子TAT
然后日饭说 chichi和dai超urusai的 噗哈哈哈哈 这一点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么-_-+

以及……对了 DAI一直在玩手上戴的一个rascal的……手指玩偶ORZZZZZZZZZZZ

不带这样逼你们top笑场的!!!


无力……
DAI酱这家伙……明明各种不器用 却偏偏浑身的萌点ORZ 这一点真是跟YUHI太像了……(遥望本文第一段……)
宝塚の財産となる作品に…宙組「銀ちゃんの恋」開幕

老实说 这一张就说是08年的我也信啊 真完全一样www
奇怪的是 边边角角都说到了 为就不提misato啊==+
今天OG观剧:

初代水原小夏!XDDD

AHI啦
美乡组长啦
小七啦
音乃啦
美羽啦

85期大集合XDD
---------------------------
NG预告页出了
人太小完全认不出 除了riku和ichi 汗
2010.09.07 没那么简单
黄小琥 - 没那麽简单

作词:姚若龙 作曲:萧煌奇

没那麽简单 就能找到 聊得来的伴
尤其是在 看过了那麽多的背叛
总是不安 只好强悍
谁谋杀了我的浪漫

没那麽简单 就能去爱 别的全不看
变得实际 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
不爱孤单 一久也习惯
不用担心谁 也不用被谁管

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
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
别人说的话 随便听一听 自己做决定
不想拥有太多情绪
一杯红酒配电影
在周末晚上 关上了手机 舒服窝在沙发里

相爱没有那麽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幸福没有那麽容易 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什麽都不懂的年纪
曾经最掏心 所以最开心 曾经

没那麽简单 就能去爱 别的全不看
变得实际 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
不爱孤单 一久也习惯
不用担心谁 也不用被谁管

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
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
别人说的话 随便听一听 自己做决定
不想拥有太多情绪
一杯红酒配电影
在周末晚上 关上了手机 舒服窝在沙发里

相爱没有那麽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幸福没有那麽容易 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什麽都不懂的年纪
曾经最掏心 所以最开心 曾经

相爱没有那麽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幸福没有那麽容易 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什麽都不懂的年纪
曾经最掏心 所以最开心 曾经

想念最伤心 但却最动心 的记忆
-------------------------------
晨姐发誓 这是最后一次矫情 不管为谁
托大家的福~~我都看到了……谢谢大家(-人-)
我要说 蜜的安次终于让我听出了那首solo的真实调子(爆)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阿满妈wwwww

爱酱感觉跟钻石君当初好像啊 也是一头黄卷毛 跟个面条儿一样风中凌乱XDDDDDDD
re-re比kirari还要萝莉两个档次……某人你造孽了(默)
这个戏亮点太多以至于闪瞎了我的狗眼啊 噗
final居然是jazz风的莆田进行曲+bolero风的莆田进行曲+英文版的莆田进行曲
我倒ORZZZZZZ

呐 看了日饭的初日报告 YUHISUMI的duet穿的卡萨布兰卡的衣服 紫色那身
居然还有etoile……总觉得etoile跟这戏不搭到极点了噗呲

可惜的是 用脸跳舞那里 YUHI没有蹦跶了TAT 但是送礼最好送现金那里 笑果健在wwwwwwww
小夏被安次家暴那里 蜜抱的是一只白熊XDDDDDDD 麻烦千秋一定圆了我两年多以前的怨念……给我抱个rascal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
N1报名成功……
我怎么有种又有一笔钱打了水漂的预感……(爆)
各种下客席
专务 安次 银酱 纷纷下客席
这就是全擦的好啊XDDDDDDDD

整个没有很多改动 但是专务变得很帅w

据说风莉姐的TOME很爆笑!XDDD

下级生门都超级努力~!看得人很感动~!

最后居然有燕尾群舞+duet就算了 让YUHI一边跳舞 一边唱歌就算了 居然让她唱的是英文版的莆田进行曲ORZZZZZZZZ
石田大神你的肚子太了!那个人的英语发音根本是国籍不明啊啊啊啊啊啊啊(爆死)

谢幕的香香 每个人手里一个将棋的棋子ORZZZZZZZ

大羽根果然有LED电灯泡!!!噗哈哈哈哈哈我真猜中了XDDDDDD
后来全场灯光下来的时候 那个大羽根真的超级拉风啊!远看跟摩天轮似的(木亥火暴XDDDDDDDDD)
===================================
CHICHI DAI MASAKO太吓人了!!!
被大家摸得笑眯眯的ichi更吓人!
但是娘役场面很多 会长表示很欣慰~

我宙组最威武了!
よしっっっっっっっっっ!
银酱去风靡全日本吧~!XDDDDDD
銀ちゃんカッコイ~!

从2ch看来的~~
7人が羽根を背負ってる
ゆうひ>みちこ>すみか
アパショと同じみたいだね

哇噻~!好豪华啊XDDD 晚上回来看剧照咯XDDD
2010.09.02 你没那么在乎
其实你没那么在乎
你只是讨厌寂寞

一个人逛街的时候
好想找人说说话 好想看见别人的笑脸
所以你才会不自觉地走进各个商店 花了好多好多钱

那件衣服你并不喜欢
那个眼影也不适合你的肤色

你心里明白着呢
你只是
没办法抵抗那一句
“好久不见”的温情

你没那么在乎
所以 也不要因为寂寞再去寻求那些本不属于你的温情

那些恍惚间买下的衣服和化妆品还能收进抽屉
那些过了期的回忆 还能那样安分的被遗忘吗

下一次寂寞
就学会与寂寞交朋友吧
因为你已经不在乎了
噗哈哈哈哈
赤面CON初日 ASAYUHI再现客席!
囧姬啊!!!(抱住哭)

我有生之日还能看到这一幕啊啊啊啊啊TAT
话说囧姬你面子够大的=w=
另外蜜和TOMO也去了 其他人肯定也有 但是没看见说~~~

另外 DAI 你的眼神可以不那么凶神恶煞一点吗XDDDDDDDDD
假发太雷了XDDDDDD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